晗晗晗子桑

[15.2.24更新][巴瑟][架空][Hybrid Child设定] 第四章

【第四章】

“想来应该就是这样了,瑟兰迪尔性格孤傲,想让他认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也就是说他宁愿自己陷入沉睡,也不愿意属于其他的任何人吗?”

“也许事实就如你所言的那样,巴德先生,除了本人,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

心里不是很舒坦,坦白的来说,巴德很久没有这样的心情了。他的生活应该是圆满如意的,也许历经波澜但是他拥有幸福的家庭,他从不缺少什么,所以他也从未像这样渴求什么。

但是瑟兰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平衡,巴德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自己,催促自己将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据为己有。他知道,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是他心里的,从未出现过但是一直存在的自己。

“瑟兰迪尔是被你发现的,我无权干涉你的任何决定。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也应该走了。但是巴德先生,你要记住无论是怎么样的选择,都是需要自己承受代价的。”甘道夫留下这句话,然后就离开了这个家。

甘道夫一走,几个孩子吵吵嚷嚷着聚到了巴德的身边,他们想知道父亲是否真的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人留在家里。说实话他们很喜欢这个突如其来的居民,人类的本性决定了他们追求着美丽的生物,更何况孩子有着非同一般的洞察力和一种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直觉。只是他们不太敢靠近,瑟兰迪尔有着不怒而威的威慑感。

对于围绕着自己的几个孩子发出的噪音,瑟兰迪尔的反应只是略微偏了偏头,用倨傲冷淡的眼神轻描淡写的撇了一眼旁边的巴德。巴德心领神会,将几个还处在兴奋状态中的孩子们连哄带骗的带回了他们各自的房间里,并给了每个人一声有点强制性的晚安。

等他回到客厅,瑟兰迪尔已经从沙发上站起身,那床毛毯整齐的叠放在那里。

他站在烧的正旺的壁炉前,通红的火光映衬着他如陶瓷般无暇的肌肤,他站的太近,以至于一瞬间,巴德觉得自己看见的是要奋不顾身扑火的蝶。

“您好,瑟兰迪尔先生,我是巴德。”巴德微微欠身,小心的向瑟兰迪尔的方向走近一些。他不敢走的太急,总觉得那样有一种不敬之感。“是你将我带来了这里,这个类似于平民窟一样的居所?”瑟兰迪尔没有看向巴德,他站的笔直,依旧立在壁炉前离火炎极近的地方,专注的看着燃烧着的火苗。

他看的那样仔细,像是极力回想着什么,又或者说,是让自己不要忘记什么。

巴德在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寂寞。

还有更加复杂的情绪,晕染在那双星辰般的眸子里。

他没有开口去问,他知道自己还没有资格,去追问这个人的过往。瑟兰迪尔的内心不会那么轻易的向他敞开,巴德仿佛可以看见实体化的、瑟兰迪尔的心墙:拒人以千里之外,冰封于深海之中。那份冷漠的拒绝造就了他周身的气场,淡漠的眼眸里有着清晰可见的抗拒。

但是他有足够的耐心,化开这三尺寒冰。

“这里确实不是非常理想的居所,毕竟我们家有三个孩子,说实话一直囊中羞涩。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拼尽全力让你居住的更加舒适一些,我以吉瑞尔之后的名义起誓,绝不亏待于你,瑟兰。”巴德尽力让自己的言语听起来更加的诚恳动人,这时候他极度的后悔自己没有更好的言语天赋,可以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一片真诚。

只要他愿意留下。

这一片空间在巴德的话音落地后陷入了沉默,巴德感觉得到自己的紧张,他也和瑟兰迪尔一样死死地盯着壁炉中的火焰,等待着这个人的一个回答。

瑟兰迪尔很想笑,但是也许是时间过去的太久,所以他没有想起微笑的方式是怎样的。

这个人类一根筋的想要自己留下,倒是有些让人觉得讨喜的傻劲儿。漫长的岁月里他不曾记得有过谁用如此直白的渴求性的眼神看向他,并祈求他的留下。瑟兰迪尔的眼神放空了些,他刚刚醒来,记忆甚是模糊,他觉得自己仿若依旧置身于梦里:

他看见的似乎总是敬畏的眼神,夹杂着害怕与不屑的诸多复杂神情都注视着他,他看见自己身着华服,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一切,但是却很冷,冷的连指尖都没有一丝一毫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实感。

他很明确的知道自己不是人类,他活的太久了,看遍了诸多的生生死死,在无数人的苛求中走过了这条时间之路。他很累了,所以他选择了沉睡——但是这个人类,唤醒了他。

Hybrid Child会依据主人给予他们的爱为养分而成长,这是否意味着,面前的这个人类,爱他胜过他曾经漫长的生命中每一个拥有过他的人?

也许,这是个不坏的选择。

至少现在,他不讨厌这个虽然简陋但是倒也温暖的屋子。

“巴德先生,既然您如此盛情的挽留我,那么我就在此住下了。我的房间在哪?”

这个回答简直是个奇迹,巴德带着又惊又喜的神情看向瑟兰迪尔,然后撞见了一个微笑。

一个带着点高高在上的、腹黑意味的微笑

一个惊艳的微笑

这是今天他给予巴德的第一个微笑

也许是几十年来的第一个?管他呢。

虽然只是嘴角勾起的一抹弧度,但是巴德听见了,三尺寒冰细小裂缝破裂的声响。


评论(23)
热度(21)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