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151011][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特别的日子

有啥脑洞请告诉我好么,我会尽力去写

谢啦!!☆⌒(*^-゜)v

此文是 @别逼我吃青菜 - 提供的明长官变小梗,虽然我感觉我写出来的东西和人家本来的脑洞方向可能不太一样(喂

就当是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所以任性一下(够

看完了祝我生日快乐好么(诶嘿嘿

[151010][短篇完结] 吻

————————————————————————————


  当明城醒来的时候,他就记起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然而是什么日子,却想不起来。

  昨晚他有脱不开身的应酬,而且运气很是不好,被灌了不少酒水下肚。

  此刻醒来,只感觉隐隐的痛感潜伏在大脑内的每一个角落,只是稍微的一思考,就叫人浑身不舒坦。  

  今天一整天,偌大的明公馆都将处于寂静之中:阿香请了假说是要去老家探望,大姐明镜说要出门办公,明台则说有同学聚会,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早早不见了人影。

  明楼也不在,家里竟是只有他一个人守着。  

  阿诚在心里犹豫了一下是否要立刻起来,毕竟家中无人,他大可以偷个懒、赖个床。

  然而只是犹豫了一瞬间,他就还是在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驱使下带着还未散去的疲倦起身下了床。  

  自己可不比明台,虽然也是明家的一份子,但终究没有那么多任性的权利,即使他们都不在,这样的懒散还是断然不能有的。

  所以说,与其说是没有任性的权利,倒不如说是明家愿意他任性,他自己却不能允许自己有任何超出范围的举动,这么多年来,皆是如此。

  恪尽职守,忠于本分,便是足矣。  

  阿诚向来也是极沉稳的,这和明家严谨的家风和数年来明家大少爷的辛勤栽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所以他骨子里,是没有那一份像明台一般的开放与外向的,偏于内敛,却又不失光芒。  

  这样的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大概是绝不会相信自己现在所看见的,究竟是什么——这张面孔他再熟悉不过了,恐怕即便是明镜或者明台在这里,也不会比他更熟悉这个人是谁。

  那是明楼,是他的大哥,不过,却不是“现在的”明长官,而是十几年前,将自己从暗无天日的黑暗中解救来明家的,那个“曾经的”明楼。 

  阿诚站在厨房门口的不远处,看着面前那个长着尚且还只有十几岁时候的明楼的面孔的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语凝噎。

  看清楚眼前的明楼的一瞬间,阿诚觉得自己又变回了十岁之前的自己:他身上穿的不是什么笔挺的西装,而是破旧甚至肮脏的布衣;他没有什么矫捷的身手,有的是身体的各个地方在经人殴打之后带来的钝痛和折磨..... 

  原来有些记忆,从来不是忘记了,只是默不作声的封存着,当落满灰尘的匣子因为某些契机被打开的时候,便会如同汹涌的潮水,不由分说的席卷而来,将他多年来的沉稳在一瞬间卷去不知方向的某处。

  当然,阿诚终究是吃着明家的饭、喝着明家的水长大的,他是明家人,自然不会任由着自己被过往的陈年旧事牵着鼻子走。  

  然而眼前的....孩子,不,明楼,则根本没有要给阿诚一些反应的时间的样子,径直走过来,拉起他的手便是要向外走。

  这个时候的他也不过是个孩子,比阿诚要矮上了一大截——于是从阿诚的角度看过去,便就成为了相当特别的经历。

  至少在他的记忆里,是从未有这样,能够俯视明楼的机会。  

  他很犹豫自己要怎么称呼这个孩子,大哥?还是直呼其名?好像都不是很妥当。

  “你要带我去哪里?”于是他选择暂时忽略称呼,直接发问。

  即使想不起来,阿诚总还记得今天是个重要的特别日子,他需要前去。  

  “你只管跟着,就行了。”

  到底本质上还是明楼,言语间依然是明家大少爷的气派。阿诚下意识的噤声不再发问,一边又忍不住去打量牵着他的“大哥”。

  眉宇间依稀已经可以看到日后的影子,只是那份少年人才有的朝气,却是只有这个时候的明楼身上才可以看见的。  

  下意识的,阿诚就拿自己的明长官和面前的明楼对比了起来,他的眼神从眼脸转到头发,再到牵着自己的手,像是审视着一件轻易无法得见的珍贵之物。

  而“明楼”也毫不避讳他的眼神,甚至时不时抬起头,让他能够看的更加分明,却始终不解释只言片语。

  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计较,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个“明楼”,从何而来。

  然而视线一旦相对,很多事情就不再那么重要了,当阿诚看清楚眼前人的眼眸里的那一丝笑意时,就决定不再计较这个问题。  

  那种笑意他很熟悉,是明长官心情不错,想要捉弄人的时候会展露的神色。

  也罢,仗着自己孩子的身份,他大可以为所欲为,不如随他摆弄,省的耗费心神。  

  他眼睁睁的看着少年明楼带着自己几乎是踏遍了周边的方圆十里地方:

  年少时他们常去淘书的那家旧书店,老板早已经换了人,熟悉的招牌却还是立在那里,连位置都不曾有丝毫的改变;

  大道边的拐弯处,那一家卖早点的摊子依然经营着,只是破旧了些,已看不出多年前生意兴隆时候的模样了;

  那走过无数遍的林荫道,依旧被环卫工打扫的干干净净,在温暖的阳光里,鸟儿们飞来窜去,像是知道他们故地重游的举动般活跃;

  再走的远些,小公园的那个湖畔便也近了,似乎一个晃神,还可以看见曾经的他们并肩走过的身影,时隔多年,面前的人依然如同曾经一样牵着他走过,只是他不再是那个初到明家,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的稚童,面前的人虽然顶着未曾被时间的洪流冲刷过的面孔,却也不真的就是一如往昔.....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此刻他们没有人觉得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数不尽的时光。

  “明楼”用他少年时期尚且不成熟的手,以不容分说的强硬姿态,将阿诚硬生生带回了记忆中的曾经。  

  那些黑暗的时间好像从未有过一般,在他们未曾停歇的脚步里被修改了,没有毫无人道的虐待,没有处心积虑的虐杀,也没有无力的只能哭泣着绝望的阿诚。

  他在不知不觉中,拥有了美好的童年,悄无声息的,便将不可更改的历史敲碎了一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最终他们兜兜转转,又走回了明公馆的大门口,阿诚看着眼中依然带笑的“明楼”,觉得心里某个角落的枷锁,在天色暗下来之后微凉的冷风里散了去,消失的再无痕迹。

  他想起另一个明楼,想起那人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如若有一天,我有机会能够改写历史,我会给你一个圆满的回忆,让你的心里不再藏有任何束缚,可以肆意的展翅去飞。”

  当时,他只当是那人的无心之言,感动之余,便也渐渐忘了。

  却不想有些人,精打细算、深谋远虑一辈子,却一直执念着,这人力所不能及之事。  

  明楼,明楼。

  究竟该说你惊为天人,还是该说你愚蠢至极呢?  

  “谢谢。”

  “再见。”  

  哽咽中,牵了自己一天的手松开了,只留下若有若无的简短告别,那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阿诚的眼中。

  他想瞪大眼睛去寻他,却发现有泪模糊了眼。

  他看见大姐和明台还有阿香面色焦急的奔向他,才后知后觉的记起,这一声告别如何的弥足珍贵——今日是明楼的忌辰,所有人都会去那人的坟前拜祭,他却情愿与所有人失约,只为了曾经对自己许下的那不切实际的单方面承诺,还有一声再也不知深意的诀别。


————————————————————————————

碎碎念:不知道以我的渣水平有没有说清楚想传达的故事啊(望天

不过这是个拔丝玻璃的事实你们应该感受到了吧(不要问我为何送给自己的生贺还这么狠(我这是对自己和对大家一视同仁(严肃脸

觉得看了很多文,总是阿诚为了大哥付出的诸多诸多,但是大哥这样的戏份就要少了些,私心就很想自己写给自己看看

因为这样两个差不多不需要语言,甚至通过脑电波就能沟通交流秀恩爱于无形的家伙,所付出的绝对是成正比的

当年大哥把阿诚捡回来,养了这么多年,其中的细节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他其实骨子里有一种傻,那种任你说什么都绕不回来的傻

只是他一直太聪明也太老练的形象,于是就忘记了

好了以上絮叨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我要写一个大哥深情似海的文

吃玻璃愉快

(现在你们还愿意祝我生日快乐么..........

评论(34)
热度(12)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