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巴瑟][15.3.31更新]Hybrid Child[终于kiss了作者有点激动]

【第六章】

 

七是象征权利和谐的数字,在巴比伦纪元年代,它是名誉与权利的象征,同时也代表着幸运——lucky seven.

 

但是在瑟兰迪尔在伊瓦尔定居后的第七天,他们收到杜林世家寄来的信函。

信封上没有签署寄信人的地址甚至是姓名,只有棕红的火漆清清楚楚印着代表着杜林世家的的世界树。

 

神话是这样记载这颗据说贯穿着整个世界的树木的:这是一株巨大的梣木,萌芽于“过去”,繁茂于“现在”,延伸到无限的“未来”。它的名字叫做尤加特拉希,是宇宙万物的起源和载体。

 

由此便可以看出杜林世家毫不掩饰的自信甚至是自满:他们视自己为这片土地的主人。

即使瑟兰迪尔不能否认他不可能和这个家族撇清关系,但是这不代表他认同这种充满炫耀意味的举动。

 

所以当瑟兰迪尔从巴德手中接过那封信时,巴德看到他一向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少见的、毫不掩饰的嫌厌。这是他未曾见过的,因为这位“精灵王”一直以来都保持着无可挑剔的良好教养。即使稍显冷漠,却也都建立在“礼”字的基础之上。

 

真正位居高位的人向来如此,深沉而且内敛,甚至会不自觉的显露出慵懒的倦怠感。他们和平而且知礼,绝不会轻易的出言不逊,暴躁易怒——那不是相对而言高贵的状态。就如同瑟兰迪尔从未将自己的不满如此直白的表露出来。

 

他不喜欢那些人们,即使是这个家族的先祖赋予了他不朽的“生命”。

 

巴德默默地记下瑟兰迪尔任何细微的变化,他迫切的希望能够了解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他无法回到过去与瑟兰迪尔共享他的曾经,他能做到的只有将这个人放在心里最首要的位置,细致入微的观察、感受和揣摩。

直到瑟兰迪尔愿意开口的那一天。

 

当然,就算他永远不谈起,巴德也不会沮丧,因为他所拥有的是瑟兰迪尔的现在和未来——已经过去的时间是无法与此相提并论的。

 

就像现在,即使只是看着瑟兰迪尔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拆开信封,却也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他看着他用食指将折成整齐的三分式的信纸从信封中抽出来,然后用极小的幅度将信纸抖开快速的浏览。

 

即使下一刻,那张轻薄的纸张就被瑟兰迪尔丢弃在了茶几上,却也毫不影响他浑然天成的美。

巴德看到那张洁白到无暇的信纸上这样写着:

 

致:屠龙者巴德先生

请原谅我们突如其来的唐突,即使很冒昧,但也请您仔细阅读这封信函。

这是整个杜林世家赠与您的忠告:美丽的宝石,同时也是灼人的炬火。

如果您不希望在逆风的境地里伤害到您自己,以及您周围所有的您所在乎的人们,那么还请您尽快物归原主。

我们相信您会做出正确而且明智的选择。

                                                                                       The TuRin

                                                                                            敬上

 

落款处也同样用印章刻着一棵枝繁叶茂的世界树,雕刻之精美细致,甚至可以看清每一片叶面上细密的纹路。

 

然而字里行间都将他们志在必得的心里活动暴露无遗,这些字眼让两个人同时感到不悦。瑟兰迪尔很清楚的看到巴德一向明亮的眼神变得深沉。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那眼神凶悍到可以吞噬一切,带着如同远古的巨龙般浩瀚不绝的威压。

 

这个眼神让瑟兰迪尔难忘,因为他无比的了解:真正的怒火是冷漠而深沉的,他的主人绝不会让这些情绪随便的暴露在浅显易懂的表面,而是会把所有的不满都隐藏在谦逊有礼的外表下,然后不动声色的将他们仇视的一切燃烧殆尽。

 

轻而易举就会被点燃的愤怒,不过是熊熊火海中的一点火星罢了。

 

如果不是瑟兰迪尔在漫长的岁月里磨砺出了出类拔萃的洞察力,他也许会在不经意间错过这个难得的眼神,错过目睹这个人类另一面真实面貌的机会,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是巴德让瑟兰迪尔对他的认知有了本质性的改变。

 

他终于认同了他的实力,尽管他绝对不会开口告诉他。

 

“与其说是书信,不如说这是向我们宣战的战书。”瑟兰迪尔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嘲讽“巴德,你看看这些叫人甚至要发笑的字句,我似乎可以看见那些贪婪愚昧的人们志在必得的脸孔。”他走到沙发旁坐下,放松身子靠上松软的背垫。

他整个人都看似极为放松的状态,但是眼神却是比平时更甚的明亮、尖锐、寒气逼人。

 

然而巴德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这个危险但是又美丽的叫人窒息的眼神上,因为他在瑟兰迪尔少有的长句中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我们。

 

这是第一次,瑟兰迪尔说出的话中用到了“我们”而不是“我”。

 

他意识到自己获得了与这位王者相提并论的权利与资格,瑟兰迪尔认同了他——这个异常骄傲的人不会将这些话直白的说出口,但却留下了这些似乎不经意的蛛丝马迹让巴德意识到了他内心的转变。

 

口不应心的人。

巴德在心底暗自笑了笑。

 

“你有什么想法或是打算吗,巴德。”见到自己说出口的话语许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瑟兰迪尔只好再次开口,打断面前的人类突如其来的沉默。

他并没有料到自己的认同对巴德来说多么的重要——看来即使是超越时间限制的存在,也没有能力摸透深深坠入爱河中的人类那无法琢磨的心思。

 

巴德似是被他的话语所惊醒,他如梦初醒般快步走到瑟兰迪尔面前,在距离仅小半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让瑟兰迪尔感到惊讶,因为巴德向来停留在一步以外的距离上,既不会让他感到疏远也不会太过于接近。但是这次似乎有所不同,他甚至完全没有放缓自己脚步的意思,就那样逼近了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的他。

 

然后巴德俯下身子,吻上了瑟兰迪尔的唇。

双唇碰触在一起的那一瞬间,他就感觉到这位王没有要拒绝的意思,于是他肆无忌惮的更进一步,通过舌头闯入了瑟兰迪尔的牙关,滑腻的舌尖贪婪的探索着,滑过敏感的牙龈,然后轻柔的卷上瑟兰迪尔的舌。

 

巴德尝到了葡萄酒的味道,他发誓这是这么多年来他觉得最美味的。

 

他们的舌尖交缠在一起,有节奏的回旋翻转,放肆的律动带来的快感完全超乎巴德的想象。这些难以抑制的激动情绪传遍他的全身,甚至让他觉得头皮发麻——他不知道为什么瑟兰迪尔不推开他而且迎合他,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期待能够碰触到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的呼吸近在咫尺,这让巴德忍不住伸出手抚上他的金发。他觉得自己几乎要沉醉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之中。

即使只是一个吻。

 

当他恋恋不舍的退出来,二人的呼吸都乱的一塌糊涂。

 

沙发附近的空间突然变得莫名的狭小了,似乎这一块空间的时间都陷入了静止之中。瑟兰迪尔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觉得自己可能喝醉了。

当然那是不可能的,酒杯里装着的,不过是度数很低的葡萄酒罢了——而且他们尚且只喝了不到一杯。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巴德。”

“不,我是在追求你,Mylord .”

 

巴德的笑容温柔而又有些狡猾:“我绝不会放你走。”

瑟兰迪尔看到的却是巴德背后翕动的一对黑色的羽翼。

 

贪婪而又狡猾的人类啊。

他却没有拒绝。


评论(9)
热度(22)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