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15.3.13更新][架空][Hybrid Child设定] 第六章

等到巴德随手带上屋门的声音响起时,孩子们才注意到自己的父亲回来了——这让巴德内心又是一阵感慨:如果不是几个孩子的注意力全部都黏在了瑟兰迪尔身上,他应该会在第一时间被孩子们迎接才是。
虽然心情有点复杂,但是巴德隐约的也很自豪:瑟兰迪尔就该是这样,无论在哪里,他都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
这是一种无法言述的心情,就好像是园丁在自满自己的花园里最心爱的那一朵玫瑰,他愿意花儿永远娇艳,永远享誉世人的称赞,却又希望他的美只属于自己一个人。
爱到最深处,总会产生一种偏执。
但是巴德同样很清楚,偏执的爱,对花儿而言不过是甜蜜的毒药罢了,所以他宁愿等待。
在等待的漫长时间中,他会帮他赶走恼人的害虫,为他遮挡无情的骤雨,为他修筑起安全的篱笆,直到枝桠上开出最美丽的花儿——属于他的花儿。

“雪歌,巴恩,蒂尔达,你们今天过得愉快吗?”巴德放下背在身上的包裹,上前一一询问三个明显还沉浸在瑟兰迪尔的精彩故事里不愿醒来的孩子们。“我们都很开心,爸爸。瑟兰的故事很有意思,他给我们讲述童话里中土大陆的故事!”“没错!我很喜欢那个hobbit!”“我更喜欢精灵们!他们的歌声一定美的让人心醉!”孩子们兴奋的和自己的父亲分享着自己所接收的新事物,他们乐此不疲的说着,叽叽喳喳的像是林中不知疲倦的画眉鸟。

巴德认真的听着,不时点点头回复他们。
孩子们喜悦的情绪充斥着整个空间,巴德知道自己因为繁忙,鲜少可以给这些孩子们留下这样的回忆,但即使他再怎么难过,现状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瑟兰迪尔的出现轻易的打破了一切定律,他像是一把温柔却又泛着寒光的刀刃,强势的来到了这个家中,将过往的一切都在顷刻间斩断了。
他的存在,就是新的开始。

这么想着,巴德向仍然坐在沙发原处的瑟兰迪尔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当然,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瑟兰迪尔淡然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巴德却没有漏看在刚刚孩子们离开他身边时,瑟兰迪尔一瞬间的不悦。
口是心非的人——巴德有点想笑,但是最后还是把这些情绪都不动声色的闷在了心中。
有些事情,不要点破才是一种享受。

“雪歌,今天的晚饭也拜托你啦。”巴德摸摸自己乖巧的大女儿的头发,给了她一个印在额头的轻柔的吻。
于是雪歌乖巧的点点头,穿起围裙去了厨房——她毕竟比巴恩他们要成熟些,即使正在兴头上也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家中应该承担的那一份责任。
巴恩和蒂尔达也渐渐地安静下来,今天他们不知疲倦的缠着瑟兰迪尔一整天了,功课可是一点都没有碰,要不是今天是周末,肯定是要被父亲责备的——虽然他们的父亲脾气很好,但不代表他就会无原则的宠溺他的孩子们。

于是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个大人,先前沸腾着的空气也逐渐冷却下来。
瑟兰迪尔看着巴德走进自己,在距离自己不远也不仅的地方坐下。他知道巴德有很多的话要问他,现在就是这个时候了。
他不是人类,是被人制造出来的,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美丽但是有违常识的异数。
没有人富有到可以赎回自己的过去,但是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瑟兰迪尔都会选择不要降生于这个世界。他是作为权利的象征被制作出来的人偶,即使制作材料是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也不过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

身为人偶,他却拥有人类的智慧与情感,瑟兰迪尔一直觉得这是上帝和他开的最恶劣的一个玩笑。
他想要拒绝这些繁杂的情绪,这些七情六欲该是人类的特权,加注在人偶身上时,却成了多余的零件——暂且如此称呼吧。
因为权利的象征不需要这一切,坐在高高王座上的名为“权利”的工具不需要情感。

他被赋予了人类的情感和智慧,却享有非人类的漫长寿命,被迫成为历史的见证人,记忆的记录者。


每个人都为了什么而活着,或许是他爱着的人,或许是他恨着的人,但是于瑟兰迪尔而言,他找不到任何寄托的人或者是物,于是那些情感也就成了最大的累赘。永生的特质让他变得波澜不惊,像是沉默的深海,他不再纠结于生命中的任何小小的波澜起伏,他不再会轻易的感到喜悦感到忧伤,唯有寂寞如影随形。

因为他被无数的人需要,所以他挺直了脊背,站在高高在上的顶端。
但是他们需要的是”杜林世家的拥有权“,而不是“瑟兰迪尔”这个个体。

最后他累了,所以他选择离开,选择沉睡。他说服自己那并不是逃避,而是追寻一个新的开始。
也许他的选择不算很坏。
他被身边这个除了这个家一无所有的贫民唤醒,来到了这个除了温暖几乎再无其他的居所。
如果说瑟兰迪尔是巴德的生命中最美的新开始,那么对于瑟兰迪尔,巴德的存在也无异于一场新的征途吧?
这次他的结局会是什么呢?瑟兰迪尔感受到自己的一直空荡荡的躯壳里,仿佛响起了心脏跳动的声音——他没有心脏,这只可能是自己对于未来的期待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不受控制的膨胀了。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在往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上走。他感到久违的激动与愉悦,但是他不想显露出来,于是他沉默着,只用那对冰蓝色的眼瞳对上巴德的眼脸,示意他先开口。

他在漫长的时光里早已学会了将自己的情绪不动声色的掩埋,他沉默的端坐在那里,等待着巴德。
他暗自揣测巴德的第一句话会说些什么:是会开门见山的直接问他自己到底是什么,还是会委婉的先做个铺垫然后再切入主题?
然而巴德一句话就将瑟兰迪尔的诸多猜测都化为了泡影:“瑟兰迪尔,我会分担你的寂寞,直到我短暂的生命尽头。”

这是个多么狂妄的人类,竟然扬言要替他分担——分担一个人偶的寂寞。
瑟兰迪尔笑了,不是那种只在嘴角微微挂起的一抹弧度,而是放声大笑,他笑的不可自已,简直像是要把这么多年的笑声都给补回来。
“巴德先生,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并不是人类的这个事实?你不过问我的来历、我的过往,却扬言要为了一个毫不知道底细的人偶分担寂寞,你如何让我相信你不是别有居心?又如何让我信服于你可以让我脱离这个无穷无尽的恶性循环?”
瑟兰迪尔的脸上仍然挂着满是嘲讽的笑意,他的眼神尖锐的像是尖薄的匕首,他的言语像是镀着银光的长矛,咄咄逼人,字字诛心。
“我是代表着权利这一词本身的王,而你,巴德先生,你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

这些看似文雅的言语字句中有着毫不掩饰的高傲和鄙夷,然后巴德丝毫不为所动,直觉告诉他,他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因为他已然成为了让瑟兰迪尔的心湖骤然泛起涟漪的石子,瑟兰迪尔的讽刺与动怒,都意味着他从那种亘古不变的沉默平静中挣脱了出来,这让巴德感到愉快——事实上他一点也不在意瑟兰迪尔尖锐的言语,因为他早已看出了他的动摇。

瑟兰迪尔,你会成为真正的“王”。
如果说你有什么缺点,那就是你不愿意相信任何人,究竟是谁磨平了你去信任他人的勇气,是漫长流逝的时光,还是与生俱来伴随你的孤独和骄傲。

“My lord,正因为我是普通的人类,所以我才会是最适合你的那个新的开始不是吗?也许我的生命在你看来不过是昙花一现,但是正因为人类的生命如此短暂,我们才会拼命的活完这一生。也许身为人类的我们看不到长远的未来,但是却能够看清楚眼前自己珍视的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巴德边说边站起身,走到瑟兰迪尔的正面,单膝跪了下来。

他执起瑟兰迪尔的右手,印下一个意味着宣誓的吻。

评论(21)
热度(13)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