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巴瑟】【原著向】宴会

关键词(猫 华尔兹 鲜花)

精灵族的领地上向来是不缺少大大小小的宴会的。

或许是为了新的一年中第一场春雨,或许是为了某个族人家中新生命的诞生,或许是为了初雪,为了满月,为了一朵不知名的花儿。

宴会的理由并不重要,精灵们只是喜欢星空下的曼曼笙歌,清风中的徐徐酒香。

这一次,他们邀请了巴德——河谷镇的新任国王。

显然巴德不是那种在宴会上如鱼得水的人,他有些局促的拿着一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站在偏离中心的一角,小口啜饮着。

这酒杯里的酒水还是他今天清早亲自送来密林的,不料竟然只在精灵们的酒窖里呆上了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就被他们端上了宴会的酒席上畅饮。

巴德有点哭笑不得的将杯中的酒喝的只剩下小半杯。剩下的那一点佳酿浅浅的沉在杯底,在玻璃制成的器皿中晕出云霞一般的色彩。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这件做工精细的小物件来。精灵在他们渡过的漫长时光里,练就了一双双巧夺天工的手。这酒杯上的繁杂设计,实属罕见和美观。

一如那个人一般,是被时间的长流眷顾着,经由上帝之手精心打磨而成。

想到瑟兰迪尔,巴德的嘴脸不自觉往上勾了勾,牵出一抹英气勃勃的好看笑容来。他已然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算不上是英姿飒爽的年纪了,但他的笑容却如同深邃的海洋,仿佛能够感触到那种温暖湿润的气息。

“这是你今晚唯一的笑容,难道我的宴会并不能够让你感到满意吗?屠龙者。”在巴德盯着酒杯出神的空档,精灵王倨傲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巴德从宴会主人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丝不满,他似乎有些生气。

“并不是这样的,My lord ”巴德急着回身解释,侧过半边身子才看到瑟兰迪尔的脸上挂着愚弄人时特有的微笑。

这狡猾的笑容让巴德想起了同样狡猾高傲的猫儿——他们和瑟兰迪尔在某些时候简直如出一辙。譬如这样用高高在上的姿态撩拨自己这种凡人的心,而你却舍不得对他生气动怒,只觉得那是他所拥有的特权。

“My lord.....”这下巴德的声音里沾染了无奈,在话语落地的尾音里化为了满心的包容。

他爱他的狡猾。

他们二人默契的渐行渐远,逐步走出了热闹的宴会大厅,来到了现下静谧无人的庭院。

今日没有清亮的月色,星辰的光辉撒遍天幕。木精灵们悠扬飘渺的歌声消散了,独留未眠的鸟儿仍在低声絮唱着缠绵的情话。

先前被巴德把玩观赏了半晌的酒杯被忘在了石砌的扶手上,瑟兰迪尔向巴德伸出邀请的手让他将刚刚对这巧夺天工的器皿的称赞全部抛在了脑后,风一吹过,就散了。

“来跳支舞吧,巴德,纪念你新任河谷镇之职。”“My lord,我不得不说我只会一点瘪脚的华尔兹,还是雪歌教会我的。”瑟兰迪尔看着巴德写满了迟疑的面孔笑了——他眼眸中掩饰不住的期待取悦了这位高高在上的王。

“别担心,今天是为你举办的宴会,即使你笨拙的舞步不小心踩到我新的长袍,我也不会怪罪于你。”瑟兰迪尔这么说道。

“My lord,若是我真的踩脏了你的长袍,恐怕今夜我便要在这满天星光下度过漫漫长夜了吧?”巴德上前拥住瑟兰迪尔,吻上那张诱人却又总是口出恶语的嘴唇之前,巴德没有漏看瑟兰迪尔今夜唯一一个不带狡黠的真切微笑。

如若是你,我会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譬如清晨绽放的第一朵沾染着晨露的野花,譬如一只歌喉清亮动人的鹂鸟,譬如你的一个吻。

我都会赐予你,我的原谅。


评论(4)
热度(21)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