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15.2.6更新][巴瑟][架空][Hybrid Child设定] 第二章

【第二章】

虽然早已做好了开门之后被惊讶或者是尖叫声包围的心理准备,但是当巴德真的敲开门之后,面前的儿女们却没有如他所想的一般惊慌失措,反倒是各个异常的淡定。

当然,等到巴德找到这个屋子的大厅里最为舒适的一块地方将人放下之后,他才知道孩子们并不是淡定,只是一下子太震惊了反而无法做出任何反应来罢了。

巴恩和蒂尔达一左一右僵立在巴恩的两侧,乖巧的大女儿还围着围裙站在餐桌前,手里端着正要放上餐桌的锅子,里面炖着热菜的锅子咕噜噜的冒着泡,倒成了这个略显拥挤的家中现在唯一的声响。

许久的沉默之后,身为长子的雪歌开口了,她认为自己有打破这个现在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尴尬局面的责任:“爸爸,这是您的朋友吗?似乎是生面孔?”她谨慎的揣摩着措辞,虽然她觉得这样一看就很了不起的大人物绝对不会和自己的粗糙父亲是什么“朋友”,但是除此之外,她一时间也没办法想到更好的言语。

果不其然,父亲给出的答案和她想的一样:“不,这不是以前认识的朋友”

哦,那他兴许是父亲在最近的“大事件”中认识的人吧,大概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帮助。雪歌暗暗地在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接下来父亲的话就让她再一次觉得自己身在梦中:

“他是我在门口的那条小黑巷里捡到的”

捡、到、的?

天哪爸爸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又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这可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先不说他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就算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也不是说捡就捡的啊。什么时候捡个人回来也可以跟捡个石子一样轻松了啊,爸爸你真的还清醒吗。

雪歌很想就这样把自己内心的话直白的告诉父亲,但是在她看到父亲很温柔的找出家中所有毛毯中最干净温暖的那一条,很小心的给躺在那边的人盖上,并贴心的拉好衣角的动作之后,她发现自己竟无语凝噎了。天知道那是他们家最好的待遇了,睡着最软的那一张沙发,盖着最舒服的那条毛毯,处在离火炉最近的温暖位置,可谓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这真的是那个不拘小节的父亲吗?

雪歌一瞬间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放错了人进家门。

“可以开饭了吗雪歌,巴恩和蒂尔达好像已经饿了的样子。”完全不知道现在在儿女们的眼中自己的行动有多么的诡异的巴德,径直走向餐桌,拉开座椅坐下,并开口提醒看起来有些神游天外的大女儿。

“可以了爸爸,我现在就把锅子放下。”雪歌一边条件反射的回答道,一边麻利的将手中的刀叉分给众人,巴恩和蒂尔达也来到餐桌坐下,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问题,平凡的就像是他们这些年度过的每一天一样。

就怪了。

谁知道爸爸到底在想些什么,也许他根本什么都没有想就把人带回来了。雪歌暗暗地探口气,决心晚饭之后再讨论这个问题——她也有些饿了。

其实忽略掉那个从天而降的存在,单看现在这个场景倒是非常的其乐融融:虽然简陋但也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小屋,烧的正旺的炉火,咕噜咕噜冒着泡散发着热气的火锅,还有欢笑着的一家人。

巴德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礼物送给这些从来没让他过多操心的懂事孩子们:送给雪歌的一个小巧发饰,送给巴恩的一把匕首,还有送给蒂尔达的一个小布偶。都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只是在市场上就可以买到的小物件,但是三个孩子都显露出显而易见的喜悦来。

虽然只有一个单亲爸爸,但是这个家里并不缺少温暖的爱。

这个家里有可以让他们完全依靠的厚实肩膀,有歌声,有欢笑,有也许不算美味佳肴但是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有可以将屋内渲染上另一层色彩的炉火。现在,这个家里,又有了一位新的居住者。

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当巴德放下餐具结束这一顿晚餐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叩门的声音。

这很稀奇,这是个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城镇,到了晚上大家都是不怎么出门的,除非有什么非出门不可的事情,不然鲜少会有人在这个时间点拜访。

靠门最近的巴恩站起来去开门,巴德也站起来,探头去看究竟来人是谁。一开门,入目的是一身灰色的脏兮兮的袍子和不知多久没有修理过的胡子,还有尖顶的帽子和乱蓬蓬的头发胡子——好吧这么犀利的外形,也只会是甘道夫了。

“原谅我在你们一家团聚的时刻来叨扰你们的快乐,但是很遗憾,巴德,我必须这么做。”还没等巴德开口招呼,甘道夫就迫不及待的开了口,他甚至没有在开口之前先讨要一杯酒水之类的解渴之物,足以证明他现在处在一种很焦急的状态。

巴德迎上去将他领进屋子里,现在外面可真的算不上暖和,让来访的客人站在门口说话显然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你怎么了,甘道夫先生,有什么要紧的情况发生吗?如果需要我的帮助尽管可以提出来。”

巴德是在这次杜林世家引发的巨大纷争中才认识的这位甘道夫先生,他很敬重这位老人家,虽然他至今都搞不太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只知道他繁忙于各种各样的事情里,天南地北,到处都有他的足迹。

甘道夫拿下自己的帽子,坐到餐桌前的木椅上,正准备开口说明自己的来意并请求巴德的帮助时,他看到了躺在一旁沙发上的,明显不属于这个家庭的一员——那个被巴德捡回来的“人”。

甘道夫震惊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让自己费了巨大的功夫,到处寻找的麻烦就在这里,在这个他正想要寻求助力的“屠龙者”巴德的家里。

之所以称呼巴德为“屠龙者”,和索林“孤山之王”的名号一样,都是旁人们膜拜他们的力量所塑造的尊称。关于这个也就不得不说到这一场几乎让这整个沿海城市毁灭殆尽的危机——也就是先前雪歌说过的“大事件”“巨大纷争”。

在这一块沿海的土地,渔业就是赖以生存的一切,但是自从近海的领域被一只名为“史矛革”的巨大海兽占领之后,平衡被打破了:人民们无法获得自己的生活来源,经济能力和生存能力陷入危机。与此同时,这片土地的另一个巨头杜林世家陷入混乱,与自己的宿敌ORCS家族进行了一场死斗——这无疑让这片土地的居民们陷入了更加糟糕的处境之中。所有人都苦不堪言,随时都有人在饥饿和不甘中死去。

最终,是巴德凭借一己之力,一箭结束了史矛革的生命,结束了他在海域上的统治,恢复了人们生存下去的途径。而杜林世家和ORCS家族的争斗,也在双方的首领一一去世之后,画上了句号。自此之后,虽然遭受了沉痛的打击,但是杜林世家依然是手工业的巨头,ORCS家族暂时销声匿迹,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进展。

但这不过是整个大局的故事情节,很显然,在失去自己的领头人之后,一个企业要遭受的打击以及产生的种种后果,是外人所难以想象的。最明显的无疑就是,现在的杜林世家,是不可能再向以前那样涉及那么多的事业领域了,他们需要精简自己的事业面,养精蓄锐。

甘道夫这样简短的和完全没搞清楚情况的巴德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杜林世家的情况,然后表情凝重的开口:“屠龙者巴德,你要知道,你捡回来的,根本就不是人类。”

评论(25)
热度(18)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