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晗晗子桑

[巴瑟][架空][Hybrid Child设定] 第一章


Hybrid Child

既不是机械,也不是人偶,而是一面镜子,映出主人的爱

那么你,又映出了谁心中的什么呢?

Thranduil 你是我的春天



那不是个适合相遇的天气,没有阳光灿烂,没有风和日丽,有的是阴沉的天,和让人压抑的低气压。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时间里,巴德遇到了他。

白天的时候这个几乎家家都从事渔业的临海城市边缘,下了一场叫人心烦的雨,为此海面十分阴沉且不平静,进而导致巴德今天并没有达到他清早出发时候的收获预期。他一边暗自抱怨了一下这让人不悦的鬼天气,一边麻利的将渔船靠岸停下。他的手臂十分有力,身姿矫健,船在他的掌控中非常的稳当,温顺的就像是他独有的良驹。巴德将船固定在岸边属于他的那一块,抓起随身携带的包裹翻身下船。

他决心今天提早收工回家陪自己的三个孩子,随身的包裹里装着给孩子们的小礼物,在这个注定不会丰收的日子里,与其继续把时间浪费在阴沉的海面,倒不如多和他们聊聊天,说几个故事。

从不远处的海面吹来的风中有咸湿的气息,温度也开始降低,天已经黯淡了。在这个靠海的小镇,这已经是必须赶回家的时间了。事实上巴德回家的时间已然不算早,只是他平日里工作的比较卖力以致于他一直都回去的比旁人要晚罢了。

想起雪歌、巴恩、蒂尔达,他那三个可爱乖巧的孩子们在收到礼物后的快乐表现,巴德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脚步。

海边的城市昼夜温差极大,随着时间的流逝,温度也愈发降低了下去。感受着愈发冰冷的风,巴德想起了前天的葬礼。也是这样老天不作美的日子,也是这样冷飕飕的风。

巴德前天参加的是杜林世家盛大举行的葬礼,葬礼的主人公是第三代当家索林。

杜林世家是极为庞大的家族,擅长于各种手工制造业,矿产类事业等等,尤其以精妙绝伦的手工奢侈品为最佳,被传为佳话。从第一代当家索尔开始,再到第二代索恩,最后传到现在已经不在的索林手中。这个家族经历了风风雨雨,曾经一度被他人占据其财产并遭到驱逐,流落四方。但是在索林这一辈,又迎来了完全的复活之日。只可惜,这个人,现在已经不在了。

巴德是怀着敬意去送行的,这个曾经一度违背自己的誓言,在偏激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最终还是亲手证明了自己的“孤山之王”,值得别人去送他一程。索林的离开想必对杜林世家是一场不小的打击,巴德的脑海里浮现起那些族人们布满悲痛的脸,还有站在最末端,痴痴地看向索林方向的霍比特人的身影。

留下来的人们总是更加的煎熬。

巴德也是参与这场巨大的纷争的其中一人,是这个粗糙的渔民集结了沿海的力量,最后凭借一己之力结束了战火。所以他不能说自己可以置身于这片弥漫的悲痛之外,但是老天,他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所以在这个战火已然结束的现在,即使他已然挂上“英雄”的头衔,他的任务也不过是赶回家去。因为他还活着,他还有需要陪伴的人在等他的归来。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唯有好好活着。

巴德收回自己一不小心飘远了的思绪,在下一个拐角处,绕进了一个昏暗的小巷。

也就是阴差阳错一念之间的事情吧,这是一条他鲜少会走的直通自己的住所的捷径,但同样也是个昏暗,没有亮光,叫人毛骨悚然的幽径。但是今天,为了节约一点现在看来弥足珍贵的时间,好让自己能够尽快的回到那个贫穷但是温暖的家中,巴德选择了这一条路。

他相信乖巧的雪歌或许已经做好了晚饭,带领着弟弟妹妹在摆着餐具等待他叩响房门。他加快脚步,希望尽快看到有亮光的出口:那意味着自己的家门就近在咫尺了。但即使是在行色匆匆的赶路途中,那个昏睡在小巷里的人,还是在瞬间,吸引了巴德的注意。

他遇见了他。

那是一个巴德无法用自己匮乏的言语来形容的人,他昏倒在这个肮脏黑暗的地方,却像是误入人类世界的精灵,在密林的枝桠上休憩。

巴德发誓自己从未见过这般让人惊艳的人物,即使他看起来像是流落在外无家可归的人,目测价值不菲的华贵衣物上也沾染了污渍,但是整个人依旧熠熠生辉。

这真的是个人类吗,他更像是个做工精致让人叹为观止的人偶,巴德这么想着。

如若不是人偶便是精灵之类的存在吧?不然他怎会拥有这样浑然天成的美,即使是触手可得的距离却也让人横生仰视之心;不然他怎会拥有延绵金丝 般的长发,高挺的如刀刻般的鼻梁,还有那双即使紧闭着,也让人遐想的唇——即使现在他的处境很糟糕,但他压倒性的气场让人不自觉的就会忘了这一切。

巴德忍不住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眼前的“人”,他穿着明显不是这个时代,或者说不是像他一样的平民不会了解的世界的衣物。层层的长袍包裹着他,上面用细密的丝线绣着以角鹿为主的图样,手工非常考究,一定是出于上好的裁缝之手才能做到这样的巧夺天工,甚至连颜色的搭配和里里外外的构造也别有特别的讲究在里面,质感也是一流的。当然这些在巴德看来是没有那么多的形容词的,他只是当下就断定这一定很值钱的、把他卖了也买不回来的衣服而已。

但是他也不得不赞同,只有这样的华服,才配得上这个尚还在昏睡之中的人。

他暗自想了想这个人醒来时的模样,定然是压倒性的有威慑力吧,就像是故事书里描写的“用华服和武器征服一切的精灵王”一样的存在。纯粹的力与美的结合。

哦老天,他的头上甚至还有一顶王冠,似是银质的王冠好像也是出于鹿角的设计,上面还镶嵌着星星点灯的宝钻,刚刚站着的时候隐藏在黑暗里了没有瞧见,方才凑近了些之后巴德这才发觉。他更加笃定了自己天马行空的猜想:无论他到底是谁,一定不会是普通人。

谁要是忍心让这样的存在继续呆在这样昏暗肮脏的小巷子里,他一定不是瞎了就是智障。巴德当然不觉得自己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种,于是他把这个不知名的、完全不知底细的人架起来,带回了家,顺手还拾起了落在一旁看起来也同样十分精致的手杖。

但愿雪歌和巴恩,还有蒂尔达在给他开门的时候不要太过于惊讶——要知道同时安抚三个孩子,确实不是一件那么轻松的事情。巴德在心里企盼着,但是莫名的,他感觉自己的步伐,更加轻快了些。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啊这么快就捡回去了闹哪样→明明素你自己的错!ORZ我一开头就把索林写死了啊→虽然他本来就死了但是要是以后瑟兰兰出问题了就没有人修理了啊怎么破!_(:з」∠)_我要去思考一下人生)

(话说本来开头只有800个字来着→_→硬生生被我啰嗦着啰嗦着增长了一倍多啊!不要这样我不想写长篇啊!我总觉得篇幅稍微一变长就会被我坑掉→泥垢)

评论(46)
热度(19)
回到首页
© 晗晗晗子桑 | Powered by LOFTER